华人科学家碳云王俊TED2017演讲:如何做出更好的健康选择?

假如你能准确地知道吃下一根香蕉,或者爬一个8000米的山将如何影响你的健康,你是否会在你决策之前做出更好的选择?在你人生旅程的曲线图中,能让你处在正确位置上的选择究竟是什么?这是碳云智能创始人王俊,在2017TED大会上,向现场观众提出的问题。


作为全球最为顶级的思想盛宴,TED大会每年都吸引了成千上万追随者的关注,世界首富比尔•盖茨、物理学家霍金、诺奖得主丹尼尔•卡尼曼、Tesla创始人埃隆•马斯克都曾出现在TED大会的演讲台上。


今年的TED大会在加拿大温哥华举行,主题是“未来的你”(The Future You),而作为为数不多登上TED全球舞台的华人科学家,王俊在台上现身说法,讲述了自己在构建“数字化的我”方面的探索。他认为,我们每个人都是由我们自己的选择决定的,如果数字化的方式去记录个体生命的状态,持续模拟生命本身的特质和规律,就能够帮助每个人更好的做出健康选择。



今天我在这里,其实是想给大家抛出一个问题:什么是生命?这个问题真的困惑我超过25年了,而且可能在未来25年继续困惑我。这是当我还在念本科时所做的论文,那个时候,我的同学们依然把电脑当作一个大型计算器,而我却开始思考如何教电脑学习。


当时我构建了一个数字化的瓢虫,试图向自然界的瓢虫进行学习,只学一件事:捕食。通过一个非常简单的神经网络和一些遗传算法之后,再来看这个模型。我发现,机器瓢虫可以进化出跟自然界瓢虫几乎一模一样的行为方式。这对于一个只有二十岁的年轻人来说,是非常震撼的经历。



生命本身其实是一个学习程序。看看这个大千世界,你会发现每个物种都有自己的一套学习程序。这个学习程序就是它们的基因,而这套程序的代码就是DNA。每个物种的不同基因,分别代表着不同的生存策略,代表着数亿年的进化演变,代表着每个物种的祖先们与周围环境之间的相互作用。



一直以来,我对这个大千世界,对DNA,对生命的语言,对这套“学习程序”十分着迷。所以我决定联合创办一家机构,去研究如何阅读(这套程序)。我们可能读出了这个世界上超过一半的动物基因,目前为止。我们确实也从中学到了很多东西。


我们对一个物种进行了多次基因测序,包括人类基因组。我们完成了第一个亚洲人基因组的测序,同时为了利用这个平台,我对自己的基因也进行了多次测序。看看所有这些重复出现的碱基对:ATCG,你几乎无法从中读懂任何含义。



但是再看一下这组字母, AGGAA,这五个SNP代表了一种非常特别的单形体,它们是位于藏族人身体中一种叫做EPAS1的基因。这种基因已被证明是高度选择性的结果,是藏族人对高海拔适应性进行积极选择的重要标志。你知道吗?这五个SNP有可能是来自灭绝的丹尼索瓦人,或与丹尼索瓦人有亲缘关系的个体DNA渗入到人类所致。


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阅读这些基因的原因。它可以让你了解历史,了解基因这套学习程序在数百万年中经历了什么样的演变。通过阅读基因,可以得到很多信息,它能告诉你基因中的一些错误,例如出生缺陷,单基因遗传病。而仅仅需要一滴血,它就能告诉你为什么发烧,或者当你生病特别是罹患癌症时,告诉你究竟需要使用哪种药物和多少剂量。



通过读基因可以研究出很多东西,但远远不够:30年前,我们中国还很穷,当时只有0.67%的成年人患有糖尿病。而现在,这个数字是11%。仅仅在30年的时间里,在只有一代人的时间里,我们的基因不会发生这么大的改变,所以肯定有别的影响因素。饮食?环境?生活方式?


你会看到,即使是基因完全一样的双胞胎,在成年之后都可以变得很不一样,一个很胖,一个很瘦;一个人得了癌症,另一个没有。更不用说我们每天都生活在一个充满压力的环境中。


10年前我搬到深圳,由于某些原因,大家可能知道,如果一个人的基因受到压力,它的表现会完全不一样。人生是一场旅程,基因只是一个起点,而不是终点。当你出生时,就拥有某种疾病的患病风险,然而每天你都会做出不同的决策,这些决策会增加或减少某种疾病的风险。


那么你知道你在这个曲线上的位置吗?过去的曲线是什么样子的?你每天都面对着什么样的选择?在你的人生旅程的这张曲线图上,能让你处在正确位置上的选择究竟是什么?而唯一你无法改变、无法逆转的事情,就是时间。不过或许在不远的将来,这件事情没准也不一定。



既然你不能改变你已经做出的决定,那我们到底可以做些什么呢?实际上,假如我们能够在我们身上,同时运行不同的选择,并对我们希望的结果进行预测,那么我们能否做出正确的选择?毕竟,我们每个人都是由我们自己的选择决定的。


后来这些瓢虫启发了我。25年前,我构建了数字化的瓢虫,试图模拟自然界中的瓢虫。那么,我是否可以同样构建一个数字化的“我”,来模拟真实的我自己?我当然明白其中的神经网络可能会变得更加复杂。


我是否可以尝试运行这个数字化的“我”,来计算出不同的选择结果?这样的话,我就可以同时生活在所谓的平行宇宙里面,然后选择对我来说最合适的方案。



这个星球上,我的生命数据可能是最全面的,我在这方面花了很多钱。这个“数字化的我”告诉我,我有痛风方面的遗传风险。


而你们需要不同的技术来共同构建这个“数字化的我”,你需要蛋白质,基因,代谢,抗体的数据;你需要你身体中所有的细菌和病毒的数据;你需要智能设备来跟踪你所有的活动,智能车,智能家居,智能桌子,智能手表,智能手机。要知道环境数据很重要,一切都很重要,同时不要忘记智能马桶。


这真的是一种浪费,不是吗?每天这么多宝贵的信息就被这么水冲掉了。但是你需要它们,你需要测量这些数据,你需要测量并计算你周围的这些所有东西。



这个“数字化的我”告诉我,我有遗传缺陷,我有很高的痛风风险。我可能现在暂时感觉不到,觉得自己还是健康的,但看看我的尿酸水平,这是正常范围的两倍。而“数字化的我”搜索了所有的医药典籍之后居然告诉我,“你可以喝牛蒡茶”。而这个词我甚至都不能准确发音。


这种茶来自中国的古老智慧,我喝了三个月的牛蒡茶,然后我的尿酸已经恢复正常了,我的意思是它对我来说是有用的。


所有这些千年智慧对我而言都是有用的,我很幸运。但可能对于你们来说就不一定了。世界上所有这些现有的知识,不可能对每个人都有效。能让这个“数字化的我”有效的唯一方法,就是向自己学习。你必须问自己很多问题:“假如……?”



我现在有时差反应,你们可能看不到,但我确实有。如果我少吃点身体会怎么反应?如果我服用二甲双胍,是否理论上就可以活得更长呢?如果我爬珠穆朗玛峰,身体会怎么反应?可能没那么容易。或者如果去跑一场马拉松呢?如果我喝一瓶茅台酒,真的喝醉了身体会怎么样?上次我喝醉的时候,和这里的人一起做了一个视频彩排,我做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演讲。


如果我的工作量少一点,我的压力是否就减轻了?这种情况可能从来没有发生在我身上,我每天压力都很大,但我希望我的压力能够小一点。这些早期研究告诉我们,即使吃同样的一跟香蕉,不同个体的血糖水平反应都可能完全不同。


那我呢?对我来说,一顿正确的早餐应该吃什么?我需要做两个星期的对照实验,测试各种不同的食物成分,并检查我身体的反应。我不知道对我来说精确的营养到底应该包含什么。然后,我想搜集所有中国的古老智慧,告诉我如何能活得更久、更健康。我确实这么做了,不过而其中有一些真的是无法实现的。我上一次的尝试在去年十月份,七天不吃饭。我与我的六个伙伴一起进行了为期七天的断食体验。大家看看他们,其中有一个人笑了,你们知道为什么他笑了吗?因为他作弊了。有一天晚上他偷偷喝了杯咖啡,而我们从他的数据中捕捉到了这个行为。我们可以从数据中解读出很多内容。



我们能够追踪这些数据,举个例子给你们一点思考的线索,我们真的可以看到免疫系统的变化情况。我的免疫系统在24小时内发生了巨大变化。而我的抗体也由于这个巨大变化,开始对我体内的蛋白质进行调节。我们发现所有参与体验的人都是如此,尽管每个人的起点免疫系统是各不相同的,而这很可能是将来治疗癌症或类似疾病时,一个很有意思的方法。


这件事正在变得非常有意思。然而有些方法你可能未必想尝试,就像利用健康人的粪便制成粪水,会让你感觉更健康。这种方法来自古老的中国智慧。看看,其实1700年前,这种方法就已经写在书里了,但我仍然讨厌那个味道。


我在想另外一种方式,或许我们可以通过饮用混合了益生菌的鸡尾酒来替代,可能会让我的健康状况变得更好,所以我打算试试。


尽管我正在努力尝试,但是要测试出所有可能的方法是非常困难的,基于每个个体做各种实验也是不现实的。但是我们在这个星球上有70亿个“学习程序”,70亿。每个“学习程序”都在不同的条件下运行,并进行不同的实验。我们可以测量他们吗?



七年前,我在《科学》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,为了庆祝人类基因组计划10周年。我当时说过,“测序你自己,人人为我我为人人”。但是现在我要说的是,“数字化你自己,人人为我我为人人”。


当我们把这个“数字化的我”变成了“数字化的我们”,当我们试着构建一个数字生命网络,当人们可以互相学习,当人们可以学习彼此的经验,彼此的数据,当人们真的可以形成一个“数字化的我”,让我们可以从中进行学习,这个“数字化的我们”将与“数字化的我”完全不同,但它只能来自“数字化的我”。


这就是我在这里提出的建议。加入“我” ,成为“我们”,每个人都应该建立数字化的自我,因为只有这样,你才能更加了解你自己,了解我、了解我们、了解我刚刚提出的那个问题:“什么是生命?” 谢谢!





TED大会创始人&现场主持人:克里斯•安德森对话王俊


克里斯•安德森:一个快速的问题:这件事情无疑令人感到神奇,我觉得大家还有一个问题,因为我们都期待着这项神奇的个性化医学技术成为可能,而在短期内,感觉还是只有少数人能负担得起,是吗?仅仅是做基因测序就需要花很多钱。那这是否会导致某种程度的不平等?或者您是否有这样的愿景:从这些早期的志愿者身上获取的知识,实际上可以快速的复制推广,从而帮助更广泛的群体?


王俊:很好的问题。十七年前,当我共同创立华大基因,并担任这家公司CEO的时候,我唯一的目标就是推动基因测序成本的下降,从最开始的1亿美元,到现在只需要几百美元,就能实现对一个人全基因组的测序。


我这么做的唯一原因,就是希望让更多的人从中受益,而我做“数字化的我”的原因也是如此。现在,你可能需要一百万美元去“数字化”一个生命个体,但我认为在未来,它必须要做到100美元,甚至是免费的,尤其对于那些迫切需要这项技术的人来说。


所以这就是我们的目标,当这一切技术能够融合之后,我认为在不远的将来,或许三到五年,这就会成为现实。这就是为什么我创立了我的第二家公司——碳云智能的全部想法,就是真的是要把成本降低到让每个人都可以从中受益的水平。



克里斯•安德森:好的,所以您的梦想不是让它为少数的精英服务,而是真正要使医疗健康服务更具普世价值。


王俊:但我们需要从一些早期的先行者开始,从更加相信这个想法的一些人开始,但最终它将能够让每个人受益。


克里斯•安德森:哇,王俊,我真的想说,你是这个星球上最令人感到惊奇的科学家之一,真的很荣幸能邀请到你。


王俊:谢谢!